© Alecto|Powered by LOFTER
持续更新科幻/轻松软文中。lof偶尔上。完结后可能会更新G27同人和原系列原古耽。

一个陌生女人关切地说道:“你不舒服吗?同学。”

陈凯声心想:“何人言?”

他有意识时,头正压着胳膊,脑昏,四肢发麻。


迷迷糊糊中,陈凯声只能听到耳边是女人的声音,这女人的口音,有点像是河北的,不过听起来有些奇怪,一时之间,陈凯声也无法准确判断出这人的籍贯。


她唤他同学,可他人在苏联,身边几乎没有出洋的女士——真是难以想象!

有女士说话,他自然不能这么趴着,他一向是讲究风度的,他留苏,自然不能丢国人的脸,他讲礼貌,穿西服,说得体的话却又不失幽默,对谁都是客客气气,即便是见到国人,也行着在国内时的传统礼仪。


他一只手把自己从桌子上撑了起来...

月亮人
5.21

月圆之夜,冰冷的月光洒在一望无垠的黑色大海上,拉格纳在搁浅的冻船中喝着啤酒。

四周并不寂静,他能听到海水在拍打岸边礁石,可除此之外,除了他自己发出的声音外,他就再没听到其他生物发出的声音。这个岛上几乎没什么有攻击性的动物,至于那少有的几种凶猛动物,拉格纳完全可以避开他们。

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在这条船上,他并不想错过最后一次住在家里的机会。等到他哥哥回来,他或许就要换条船,而这条船会被抛弃。不过也有可能,纳达尔说不定会带来上好的橡木和松木,会帮他修理这条船,而拉格纳依旧会住在这条船上。

这条船太老了,它不是战船,但也不是货船。它体积比不上战船,因为它曾经是大船的供货船,但...

今天家教动漫39刷完毕。漫画的话准备留到上课再刷。一直在想,要不要用翻译体的调调重新写一篇G27同人。总之无论如何,最后一篇G27同人写于五年前,现在写还是有些紧张。又或者,做一个关于家教的AMV?毕竟这次刷完什么都没有干。。

美国大西洋城,一家大型赌场内八层单间。 
“What about Straight Bet,36”对方脸上自信满满的笑让Hatsune Miku有些惧怕。她的后背冒着冷汗,虽然此时她尽力保持赌客应有的镇定,但是这还是让Kagamine Len
发现她故作镇定的姿态。 

此时,Miku觉得她维持不了脸上狂妄的笑了,他简直是个疯子!这样的人太可怕了! 
可是却又割舍不下。 
Kagamine Len。赌无败绩,据说最擅长轮盘赌术,但是不要认为他其他不精通,只是谣传他最爱轮盘,尤其是美式转轮盘。 
并且,最喜欢Straight Bet,出神入化的赌术,仿若...

卫曰六是一个传说。 
传说,他内力极深,长相绝美,心思缜密。 
传说,他自称厌烦世间红尘俗世,年纪轻轻便隐居山林。 
传说,此人已年过百岁,却拥有不老容颜。 
传说年月之久已经到了他与上古神兽追风的玉雪山一战。 
传说他有断袖之癖,喜欢上一个男子,那个男子名为韩沐风。
传说他有子嗣,但是谁也不知那是谁。

但是传说只是传说,却有一条是真的。
那便是闻名于天下的听雪阁,是他一手策划的,只是那天下闻名的听雪阁也早已不如当日威名。

天下还有另外一个说法,说是卫曰六其实是烟山鬼姬,因为他拥有不老容颜,因为他有绝世武艺,因为他……有和卫曰六一样的特征。

但是,这只不过是猜测而...

Prologue┃Floating dream.

坐在窗边的桌沿上,轻抿了一口红茶,很香。
冰蓝色的杏眼久久凝视着窗外,并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。

时光似乎变得混沌起来,即使再想再去认真思考也不知道即将面临的是什么。
也许是天生思想中含有的记忆,其实如果真的去解释N领域、蔷薇少女,她也说不清楚。
虚与实,正与负,什么都存在也什么都不存在的世界?
而蔷薇少女只是父亲大人做出来的人偶,只不过是有思想可以活动而已吧。
不知道。

如果仅仅是除了Alice game的话,那蔷薇少女的意义是什么。
如果停止了这个游戏,那究竟还有什么意义。
Alice,得到了又会怎么样... ...

Part.1┃Litter. ...

他想把这双手给剁了,就是这双手,毁了他,把他所拥有的一切都带走了。
刚化了阿妈的骨,那炉子倒是烧的旺,也是乡下人,落后,不跟城里人比,黄生也没见过,据小虹说要干净的多,他也不想让阿妈的骨灰落了其他尘,一辈子劳碌,却养出了个白眼狼,她死前还不忘嘱咐,阿生啊别赌了。他脑子一白就跪了,泪不争气的就留了,跟阿妈磕头,磕出了血却也不停,嘴里念着“儿子再也不赌了”。阿妈上了年纪,左耳早就聋了,右耳也听不见啥,光耳鸣,也就那样子顺着,手耷拉了下来。
刷的黄生也就吓住了,声音打着颤,去摸那床上老母的手哆嗦着,嘴里念着“娘”“娘”。可人早已驾了鹤,走了。
街坊邻居还在学嘴,说王三娘走了,她那儿子也太不争气,要说这黄生...

[Wind 01] 

“恩,鼓起勇气,日奈森亚梦!”看着眼前的小餐馆,粉发女生右手挥舞着为自己加油打气。今天她是第十三次应聘工作了,毕竟现在的日本,人口越来越多,找工作都是难事了,虽然,唯世君和凪彦要求帮自己忙,可是,她,想自己找到一份属于自己的工作。微风吹过,理了理鬓发,亚梦便向上战场一般的走进了咖啡厅,心怦怦的跳着。
“没关系的,日奈森亚梦!”经过了多次被拒绝的打击,她已经有免疫力了,但愿可以被神庇佑。那里有一个服务员走过来了……亚梦就像被魔法定住一般,他在朝自己过来啊,怎么办,她有些手足无措。没关系的,她在心中自我安慰着。
“小姐你好,请问你有什么需要么?”
服务生面带笑意,礼貌性...

时常在想,我究竟真是无欲,还是故作无欲,为何到最后陷入了自己的局。


百里绿烟,无艳无浊。 

小时候她曾告诉我,我姓百里名绿烟,字无欲。 
那时我也不了解这是什么意思,只是知道字只不过相当于那些文人骚客们的另一个名而已。 
说是无欲,到现在也只能嗤笑,我也不清楚那时她为何称我为“无欲”,到底是不想要还是她真的希望无欲无求,怕是当时她对那皇帝的痴,也断不会如此,到底我也非她所求。 

她求的只有皇帝,到头来她追得也只是虚荣,为何百里家族谱除她赶出百里府,归根结底,愿我,也愿她咎由自取。 

我爱松花绿,她极爱朱红,绸舞,果真是拴...

自从出院,在我每天晚上入睡之前,我都会先喝一杯牛奶,据说可以消除疲惫感让睡眠质量更好。

但是真正的原因不在于这个,而是医生让我喝的,说对大脑有帮助,以及在睡梦中会很放松不会产生无力感,醒来的时候也会有轻松的感觉。 

我去的是精神病院。

我从来不认为我患过精神病,但是为了抚慰母亲的心,我还是愿意去服药去听从医生的一切建议。

我只不过是在睡梦中经常看到一个和我这么大年龄的男生,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形容他的相貌,也许我可以说他是我见过最帅的男的。他在对我笑,而我一直站着,看着他笑。周围一切空白,就好象我们两个存在于雾中。 

我们偶尔会开口说话,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,例如说他问...

The man keeps smiling
to me.And
I can't help feeling.
I have been able to extricate themselves.I think I've lost myself.

I want to call you Darling.
How l regret a chance once laid before me but l dont treasure
Loses only then understood treasures.


+++


从小我身上就背负着各种各样的称号,...

#Notturno 0

-「夜曲幽,夜已至。」
-「夜曲凄,夜凄凉。」
-「夜曲静,夜还长。」
「人们总喜欢听各种各样的音乐,既可以烘托气氛又可以扩大对应的情感。」


#Notturno 0。1


「曾经已经被尘封的箱子又因为夜曲而打开,泛黄的记忆,艰难的步伐,是里面所存放的。」


也许是因为每天夜幕降临时他会准时打开CD听一种曲子类型为“夜曲”的短曲,他会觉得这时意大利的黑夜很有一种说不出的内涵。

其实意大利的夜空和日本的夜空没什么区别,因为都是黑夜降临时的天空。但是,与日本的夜空比起来,他竟然会觉得意大利的夜空更有内涵以及刻画的深意。

“难道我变老了所以才会变得这么深沉么?”他看着夜空自言...

“我一直注视着你。” 
哪怕错过。

Miss.One

他常常捧着茶杯站在窗前对着夜空发呆。 
他常常在天空的冥冥中陶醉。 

澄澈,无垠。 
掠过的鸟儿?还是掌中亘古的明月。 

四月一日如此让人喜感的节日,于是会有人进行一个月异时空之旅。 
从身处的时空穿梭到另一个时空,听起来很酷,似乎很有趣,如此看来,的确是一个很不错的休息策略,一次放松的旅行。 

四月一日这个普通的日子,于是会有人坐在办公桌前批改文件,然后背后的窗户大开,阳光肆无忌惮地照亮那个人的办公室。 

他有天空的宽容,不会埋没自我。 
他有天空的宽广,也许,在未来也...

[Tranquillo#最后的战役]*I

沢田纲吉在没有遇到他的家庭教师之前,也许,只是一个废柴,但是那只是也许,说不定有其他可能发生。
当他在夜幕降临时躺在床上休息的时候,他总会回想过去的事情,但他从来不会假设现在,也不会期待未来。

只是沢田纲吉在遇到他的家庭教师之后,未来有无数种可能会发生,但是,他的人生一直是围绕一个点而旋转的,主观上是家族,客观上是那些人。
决定他未来命运的人之一,彩虹之子之一的Reborn,他的家庭教师,死了,确切的说,应该是尸骨不明一年了。

当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,他突然发现,沢田纲吉,你变了。
不知道别人是否这么认为,还是其他的想法,但是,沢田纲吉,他自己,至少是这么认为的。...

“长安散,报长安,长安一去只无生,黄泉路上君慢走,我且愿与归长安。”

花里璇等的是我,风菡的徒弟。风菡也不知对她如何,也是,连相思阁的禁法都对她说了,那还有什么不可能说。


我觉得有些冷,也不是什么心冷,就是觉得外面冷,深秋的天,横风肆意。可我在屋里头,生着火,还是觉得冷。

我想,大概是长安散开始起作用了,只好运功暂时压下去,让大夫给我扎针,吐了口黑血,心里舒服多了。


外面华山那边派人来捉我,还有人料定说是我杀了淮名扬,更悬乎的是,就因那花里泽是个断袖,有人就说我是藏了那花里泽,花里泽为我而给淮名扬下毒,与我私奔了。

我也就纳闷,我和那花里泽也算是第一次...

如今忆来,我还能记起燕子凡当时的兴奋,或许我不应带他去见师傅,又或者是说我当日就不应跟着师傅去长安。

我到底是对燕子凡愧疚的,无论站在哪个人的立场。

见我停顿,未往下讲,楼高见我不语,便道:“师傅带他去见阁主了么。”

我席地而坐,低声道:“我带他去见了,而且阁主也说有药可医。”

楼高也抱了木头来,点了火,问道:“那他后来如何?肯定是对师傅物以答谢吧。”

我的拳头禁不住握紧,有时我在想,若是我死在那,会不会更好?

我最终还是说了出来:“那日……”


那日,我带燕子凡去见了师傅,师傅听说燕子凡中了十日长卧散,并未惊讶,我料想他肯定知道解法。

师傅果真说道:“我曾有幸知...

我年有十六,师傅让我随大师兄下了山去了姑苏,他倒不和我们一路而去了长安。

分道时,师傅又送了我把七尺利剑让我备着,剑鞘上篆文“削铁”,削铁如泥,对我来说,倒没什么用。

我宁愿用那把离弦。

本以为对他再无留恋,只是见他背对我走上另一条路时,我还是忍不住回头;本以为我这一生是围绕师傅转圈的,只是我发现我不能。


师叔说:“你这孩子太腻了。”

我对师傅的依赖,真如师叔所说,太重,导致成为一种无法舍弃的习惯。是徒弟,迟早会有一天与师傅别离,那时,也许是孤身,也许不是一人。

可我说过太多遍师傅,那一声声如同魔咒,刻在我心头。


说是出来历练,可到底,也练不出什么...

燕子凡第一次见我这把“离弦”时,着实惊了一把,叫道:“这是我燕子山庄造的剑!”

我仔细一瞅,果然剑柄旁侧上,刻着一燕子样案。

“只有叔父喜欢铸造兵器时刻上双燕……”燕子凡愣道:“你这剑从哪来的?”

我皱眉,道:“我师傅送的。”

燕子凡挠了挠头:“你何时拜的师傅?你师傅是谁……”

我咬牙切齿道:“就是和我一同的那个!”

燕子凡迷糊地点了点头:“那就不是了……”

我不解:“不是甚么?”

燕子凡叹了口气,又极为谨慎地向周围看了一眼,垂头小声道:“我给你说……你可别说出去。”

也不知是什么秘密,我也就点头,发誓绝不说出去。

燕子凡倒是难得严肃:“我听我姑母说,我叔父曾输给一个相思阁...

别有销魂处,别有销魂时。无人寻他归处,无人寻他痴梦时。

师傅……扶桃似是明白了,可不知晚不晚,也不知江山如画,是否还能看一眼。


楔子


又是一年秋,红山一片,雨色来寒,万叶秋声里,萧萧远树,幽径湿透。

马蹄得得,土壤湿润,溅起无数泥花。

男子白眉白发,桃花美目后漾起赤色邪气,貌若美妇,面容姣好,着绮罗锦绣,上有污迹。大袖翩翩,蹬短靿靴,腰挎白玉葫芦,右提七尺利剑,左紧抓缰绳。

如此装扮,唯有雁北相思阁。


江湖上传雁北相思阁,即来别马车。奇香还醉酒,平生望四合。可门人若是真如这谣里说得逍遥,那真谓极好。


只见一粉裙倩影...

[-1.深思]

灵感总在一瞬间迸发。

当一个人要离开的时候,习惯性得总喜欢想很多东西。

坐在白得怖人的画室中,伊画邀有些手足无措。


其实我们每个人都知道现实总是比经过艺术加工的故事要残酷许多。

这座小城,其实并没有什么天才。


[0.楔子]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也许你认为我要讲述的是我的故事,那么对不起亲爱的你错了,说真的,这样真的没意思,首先我想证明我并非故弄玄虚,其次我这辈子没你想象的这么长(这不是指我去世的早),大概十张草纸就能写完,说不定我会重复一些废话。事情的开头也许是从一家诊所开始,嗯,不对,我觉得那是个蠢货,哦可能也不对,应该是从我身上开始。其实我也觉得这样挺乱了,但是我的确和邻居太太一样喜欢重复一些话,邻居太太是个可怜的家庭主妇,她被他的丈夫抛弃后只有一个人独自生活在大宅子里。

我看过心理医生,对,是心理医生没错。他是个滑稽的老头,跟万圣节的小可怜儿们差不多,我想说是扮鬼的那些小屁孩儿们。他老是重复那句仿佛在耍宝一样的话:“嘿,可爱...

【一】

天上的云还是没劲地飘,灰不拉几,没什么好看的。

王飞站在教室门口,腰挺得直直的,因为不知道眼睛该瞟哪儿,所以只好注视操场上正在飘扬的五星红旗,然后被动性地听着教室内嘈杂的声音。同他一样被老师罚站的还有四五个,要不就是因为暑假作业,要不就是一开学跟人打架,可那些人见王飞一出来站着,眼睛瞪得大大的。

同一班的同学杨振问道:“你咋也出来了。”

王飞却跟个没听见人似的,还是看着远处。

杨振再次喊道:“王飞?”

王飞这才转了头,愣了愣,半晌才憋出一句话:“刚才你说啥?”

杨振又一次问:“我刚才问你咋出来的,发什么愣,受打击了?”

王飞是班上有名的安静学生,老师心目中的好学生,成绩...

  《 高考之外》


“你们未来要当什么?”长久以来这个问题如同魔咒深深困扰着我,又像盘丝洞的蛛丝把我紧紧束缚住,徒留我孑然挣扎。我欲于负重匍匐的时代中凌波微步,出人头地,于是我想象未来。


十一年前,一年级的教室敞亮。小学老师乐此不疲问前人之问,而一无所知不能挥斥方遒的小学生嘴里也“激扬文字”。

白驹过隙,彼时彼景,我隐约记得。


小学生的答案充满了天真无邪,他们说不来崇论宏议,做不到信手拈来,所言皆是高尚纯洁之职,而我,却说出一个让老师想要联系家长的答案。

“我未来会是班里最有钱的人。”

果然,哄堂大笑,连...

《不死》

某一天,殷其雷那个傻瓜对我说:“别离开我。”
我不知道这家伙突然就转了性子,之前这人可不是这样子,善妒不说吧,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,仿佛这个世界就是围着他转。前段阵子就因为我跟一女的拍床戏,这家伙就炸毛了。


不过话说过来,这蠢蛋还的确是洁身自好,底线吻戏,他还时常郁闷,为什么我就不吃醋。


突然我一觉醒来之后,这家伙猛地就变深情了,搞得莫名其妙,前天晚上我们俩还正因为新戏吵架,还打了起来,他大半夜的还去酒吧买醉,可第二天我睁开眼的时候,那家伙竟然去做早饭了,一早上什么都没说,还很神经质地看着我吃饭,自己倒是没吃一口,我问他看什么,他说没看什么,然后就不说话,这与我认识的恋人有极大的...

该怎么办呢?自初代离开了舞会,纲吉就这样失去了目标,也匆匆地离开了舞会。 


外面的天还黑着,冷空气侵袭着身体,他情不自禁地再次打了个寒战,然后又毫无头绪地在西西里的大街上游荡。虽然他此时能知道自己太急躁了,但是他的确毫无办法。一切似乎都逃出了他的可掌控范围,并且现在顶上了另一个身份。 


鬼才知道EI是谁!纲吉始终记得舞会上Evaldo对自己的眼神,他仿佛把自己看透一般,似乎他对自己的身份一清二楚似的,莫非他知道他假装EL家族的人来参加舞会。但是初代似乎并没有对自己称为EI有所怀疑。 


EIRicky。Ricky家族,纲吉对于这个家族的名字感到很熟悉,不单单只...

不要过于去探求事情的真相,也不要去把陈腐的旧物翻出来,否则只会揭了伤疤伤了自己。
是的,这只是我的面具,一张表皮而已。

“这里就是Fabio家族的分部么?”

纲吉躲在草丛里,远远地注视着远处的那座白色的双层别墅。

与黑夜显得不和谐是这套住宅给人的第一印象,白色的主色调给人一种简约洁净
的感觉,楼梯处摆放的大理石餐桌成了在这种幽静环境中的一种复古点缀。

真的没想到,黑手党BOSS竟然会建一座这样的别墅作为分部。
看着穿着黑色复古西装的人一一进去,他也有些蠢蠢欲动。
虽然想立即进去,但是他此时心中还是有一丝犹豫。

他正在找理由。
他不清楚目前的状况,并且信上的EL他也不确定Fabio家族是否认识。...

[题记]

听到了么?那死亡的钟声,如同地狱的冥音。

感受着心脏挣扎的跳动,残忍的夺走了我的生命。

沢田纲吉,彭格列十代首领,二十一世纪二零一六年四月三日生命终结,二十一世纪二零一六年四月三日消失在意大利。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[Ⅰ0.1]Luce


有些东西就是那么的凑巧,但那些凑巧总是深埋在命运的路底,它就像是潘多拉魔盒一样,充满着魔力,诱惑着你打开它,当有一天,被你不经意之间去将它揭露,悲伤涌了出来。


独自倚着墙,看着太阳挣扎的阳光笼罩着。太阳即将要落下了呢。
天渐渐的暗了下来,被渲染的云彩呈现出多色交杂的景色。
褐发青年静静的看着路上的景色,...

01

“BOSS,请坐在那里。”身穿白大褂的短发男人,他脸上带着可以令人放松的微笑,虽然我知道这种微笑有可能是在学校时修精神科练就出来的。 
虽然在来的时候,狱寺君要求陪同,但我还是没有同意,但在他的请求之下,我带了几个保镖。 
在这里我想只有这位心理医生和我这个病人。 
“直呼我先生就好。” 

空间很大,但不觉得空旷,在某种情况下,就像一般人的家一样,但是莫名的,在这种空间下,我有一种烦躁感。 
似乎什么东西被堵塞了。 
“那么您希望在哪方面可以得到我的帮助。”抑扬顿挫的声音让我有种我是否产生了幻觉的感觉。 
虽然在我年少的时候...

(古风)
对于古风,我感觉年龄比较小,积累还不够的小伙伴们似乎注重的是一些表面华丽的用词笔调,有时候甚至会产生误用/乱用的现象。所以分享一个写古风比较好入门的方法吧。
1.看史书文言文原著(在这里推荐史记,前后汉纪,前后汉书,相比较先秦史籍更容易明白一些。史书不同体例其实看情况选,如果重点突出人物可以选择纪传体,可以参考一下史官们是如何描写人物外貌/性格/等)
2.读诗词(并不是简简单单看诗词,而是要做到准确理解诗词的意象和含义,然后建立一个doc文档保存下来。原来见过一个妹子从诗词中扒字给自己的角色起名为xx琀ヘ(_ _ヘ)其实挺尴尬的。这就属于没有理解琀这个字什么意思。)
3.资料类书籍推荐政治史...

秋风萧瑟天气凉,故人不曾回故乡。

却生食指轻点石桌面,掐指算来,已有八个春秋未曾踏足雁北,眼含笑意看着对面的楼高问道:“为师老了吗?”楼高在他面前依旧带着当年的孩子气,脱口而出:“师父并不老。”

想来已过不惑之年,放在寻常人身上,已是高岁。只因世道混乱,寻常人活过不惑,非富即贵,普通老百姓,流离失所,食不果腹,哪敢奢求什么天年。

从太祖皇帝开国来,说是统了江山,平了乱世,可思来,兴亡百姓皆苦。况且这江山,实则未统。到了如今,也不过是画家笔下的残山剩水。

却生想了想,又问:“楼高啊楼高……你可曾后悔?”结果楼高仍是不假思索就言:“未曾。”本想着自己能再活个五年已是万幸,如今白驹过隙,八年...

- 查看更多 -